英国脱欧后和施雷姆斯后II的数据传输有双重麻烦吗?

通过 2020年10月6日

2020年7月16日,欧洲最高法院欧洲法院裁定 数据保护专员诉Facebook Ireland Limited,马克西米利安·施雷姆斯(Maximillian Schrems)指出,根据美国商务部的“隐私保护”机制,欧洲的个人在将其个人数据转移到美国时,对美国的批量拦截规则的补救措施不足。这项裁决是在维权人士马克斯·施雷姆斯(Max Schrems)长期进行的竞选活动之后发起的,他在欧洲法院(CJEU)之前的案子使隐私保护盾(Safe Harbor)的前身无效。

欧洲数据保护法的一般原则是,从欧盟出口个人数据时,任何进一步处理都必须符合欧洲标准,除非欧洲委员会认为本地数据保护法“足够”。在具有欧洲客户并且经常需要将个人数据从欧洲传输到美国的美国服务提供商中,美国隐私保护机制下的自认证是一种提供足够数据保护的流行方法。

施雷姆斯二世不仅影响了获得Privacy Shield自认证的5300多家美国公司,而且还影响了数以千计的依赖美国供应链中美国公司进行数据处理的欧盟和美国公司。该供应链可以包括外包,云服务,数据处理,数据存储,电信等。

单击此处以阅读全文,以及我们最新的《国际新闻》中的更多内容:关注全球隐私和网络安全。

保持联系

主题

档案